把我的睡眠还给我

有时候我确实不怎么想写Life Cut,因为我整个生活就是无聊的肥皂剧,所以博客的更新速度堪称龟速。
不过总有些时候,我会想要写一些奇怪的东西,总有些时候,我会有一些不可思议的幻想。我坦然接受这一切,我也坦然接受我自己。
就像失去生的希望的人一样。
生活总要继续,但和他的纪念日以及生日恐怕是过不了了。在一起两年,这是第一次纪念日和生日没在一起,当然我现在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哭的像个傻子一样了。
这可能就是习惯的力量吧。

玛丽有只大灰狼

吃瓜快吃到吐了。
NGA官方背书、终焉誓约炸服、悠久之树bug……这个月显然比上个月精彩的多。我的语言也越来越破碎,感觉织不出一篇能看的文章了。
(所以这就是你上班时间写Life Cut的原因是吗?)
(确实,这就是我上班时间写Life Cut的原因)

狐狸的嘴可不可信

所以为什么Life Cut突然又有很多焦迈奇的元素呢?当然是因为我听了焦迈奇的歌呀~
当然,只听了3189。

OK good night

fine,三百字的小作文写完了,感谢焦迈奇,感谢生活,感谢自己。
呸,Fucking Life!

Last modification:December 10, 2021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